六盘水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十年一枕黄粱梦

发布时间:2019-09-14 06:35:39 编辑:笔名

十年一枕黄粱梦

台海1月22日讯 海峡导报特约撰述人 台湾媒体人 黄创夏今天在台海上发表专文说,2007年10月,我离开了《新》编务负责工作,频繁地在电视政论媒体上露脸。面对启蒙恩师南方朔,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我开始在曾被他们为文称之“白痴媒体”的领域闯荡?  过去,文字媒体是社会主流,他那一辈的,当然是以报纸为主要的挥洒空间,但随着传播技术的发展,到现在有八成人是靠看电视获取信息的。面对我的疑惑,南方朔反问:“你算老几?凭什么对电视媒体和电视的受众,有轻视之心?”南方朔告诫我所有的平台都一样,重要的是不迷失。  迷失!这两个字,道尽了台湾媒体在21世纪个10年的沧桑。关键是“外力掌控”台湾媒体的本质,在政治改革过程中并未真正改变,外力结合资本主义后,和政治力量进行了多元结盟,更绵密地操控媒体。  台湾媒体结构的掌控体制在1988年开放改革以来,有几个阶段的演变过程,造成近十年的“迷失”:  一、平面报纸供应过渡期。开放后,资本家想藉由报纸替自己掌握舆论权,增加广告收入,不约而同大量增张,从原本的三大张十二版,迅速扩增到四十多版,并大量扩张人事,量变造成质变,原本是顶端地位的,在报社中被稀释了。  二、广电媒体大量扩增。1990年后,电视台大量扩增,电视设备昂贵,媒体结构进入“劳力密集”且“资本密集”阶段,新兴私营媒体集团大肆收购,拥有报纸、广播、电视、络等多元平台,采“买一送五”的方式向政治阵营进行交涉,并且争取资金贷款等进行运作,报道变成是“衍生性商品”,受众对媒体开始不信任。  三、媒体专业度的快速“浅碟化”。2000年,台湾经济衰退显现,十年中,“浅碟化”助长了外部力量控制媒体的结构。媒体本身原有一整套严谨的养成步骤,突然大量扩增,各新兴媒体面临专业主管缺人荒,才两三年资历就被张罗成为主管者的比比皆是。  四、向政经部门“争宠”风潮。随着经济衰退,台湾的媒体过剩现象浮现,全台湾先前一年约1000亿元新台币的媒体文宣总预算,开始萎缩到不到300亿元新台币。  在广告主的立场上,预算紧缩更注重收视率与销售率的指标,且有集中化之趋势,电视台集中到收视率前一两名的台,其它媒体几乎是分不到广告预算,苦撑经营。争取“收视率”成了生存首要目标。  陈水扁见缝插针,发明了“置入性营销”,对媒体更进一步掌控,表面上是“民间”的媒体,却变相“御用化”。更恶劣的发展是,这些“御用媒体人”和“御用媒体”还恶人先告状,把坚守监督当权者“天职”的媒体和,恶意扭曲是对立政治阵营代言人。在政商操控中,台湾媒体的自由评论空间快速萎缩,“只问立场、不论是非”,结合了政治当局刻意放纵的“地下电台”,让台湾的公共言论变得更加污浊与是非不分。  生存危机加上是非难明,无力感下,进入21世纪的各媒体又紧缩人力,不安于位,为找出路,透过关系铺后路的风潮渐起。许多对媒体使命感不够坚定的,为了自己的出路,与采访对象成了命运共同体,自觉或不自觉地接受外在力量的控制。而这种外在力量的控制,已经从过去的单一政治力,变成商人、金主、政党……更多元的外在控制。21世纪的个10年,台湾的媒体在政治与经济两条战线的夹击下,更迷失了……


小程序入口
微商城分销系统
微信砍价小程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