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盘水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流年黑人短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5:03:57 编辑:笔名

穿行在昏黄的路灯里,夜行的人们大多也挺匆忙,脚步迈开来,就像胡同里被赶的猪。而进出酒店的那些人,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或许是亲人、友人、情人,或许是陌生人,今晚就暂且在一个地方“相遇”,然后或许会发生、发展些故事吧……  牛小唛呆呆地观望,淡然地望着眼前的这一切,可他的思绪就像火堆里跳跃的火苗,在这小城的深秋的夜晚“四处蔓延”、跑马灯似的炫了起来。  其实,牛小唛也在等待,等待搭车的客人;出来之前,他把他那辆两轮摩托车洗了一遍,擦干净,还在加油站加满了一箱油。此时,牛小唛的摩托停在一杆路灯下,而他就蹲坐在车上,路灯“僵硬”地直照着他、连同摩托车,那影子恰似一只墨黑的螃蟹;但这只螃蟹有点挫,没法子横行了。  牛小唛在这间酒店外边“蹲”了差不多两个多钟头,也有不少乘客从酒店出来,要了车奔向别的地方。有老板模样的,有抽着烟、吐痰的,有喝多了的醉客,也有妖娆的靓妹,丝袜很长、裙子很短……但客人都被别的拉客的车佬抢去了,三轮车的、出租车的,也有像他一样骑摩托车的;一见客人出来,就呼啦呼啦围上去,拥挤成一个密不留缝的圈子,你一句我一句“老板、去哪儿啊”、“靓妹、坐车啦”……牛小唛在圈子外边干着急,一句话都插不上;插不上话,乘客就全被别个抢走了。  牛小唛也算是一名“黑司机”吧。牛小唛是兼职的,白天上班,晚上才出来拉客;这计划很久以前就“谋划”好了,直到这一晚上才付诸实施。此前,空闲的时候,牛小唛还有个“嗜好”,爱在网站上码点字,主要是娱乐,顺带捞点“外水”;但那“外水”实在挺干涸,有时耗尽心思敲一两万字,就得那么那一两碗猪脚粉的钱,还闷得要紧。因此,牛小唛就想到了兼职搭客,一来便利,二来实在,赚得就赚,赚不了就当观察、体验生活,起码也利于码字嘛;这不像摆摊卖东西,既细琐繁杂,还得承担些风险。这一晚上属于初初出道,牛小唛还不大适应,感觉不大放得开,有点“捉襟见肘”了,就像有些明星唱歌,不是跑调的问题,而是根本就找不着调子。好在,牛小唛对自己的“企望”还算合理,目标定得有点宽松(或者讲懒散),先就学习学习吧。  牛小唛想兼职拉客、捞“外水”,是因为他谈恋爱了,他跟一叫“香荷”的媚妹好上了。香荷不算很漂亮,但耐看,属于愈看愈觉舒服的媚妹;牛小唛被她轻易地“俘虏”了。自然,这谈恋爱也得花钱,恋爱是谈起来的,感情是吃出来的,不管怎样,都是缺不得钱的。之前,牛小唛每个月的那么一丁点工资,也没觉怎么的。牛小唛就喜好跟兄弟们去吃宵夜,吃点烤鱼田螺、喝点酒,搞几顿宵夜就没了;没了也不要紧,就等下个月吧,下个月继续吃。可时下不一样了,就算不跟兄弟们去吃宵夜了,可谈恋爱也得不时给人家媚妹制造惊喜啊;这惊喜哪能离得了钱,花钱容易“制造”惊喜,没钱制造出来往往是惊吓啊。  有一周末,牛小唛约香荷去新建成的市民族公园溜达溜达,坐公车去的,因为香荷拖了她的一位姐妹同去,两人搭他的摩托到底不大“舒畅”,就一起坐空调公车,两块钱一张票。玩的还行,约会的天空常是烂漫的;三人用手机拍了一些照片,香荷还贴了几张上她的微博,其中有一张是三人的合影(自拍的,还在照片上表明:右边爱情、左边友情)。牛小唛很愉悦,这也算进一步“确认”关系了。一直玩到傍晚,要回去了,三人从公园的侧门出来,才发现搭公车的零钱不够了;公园建成、开放不久,人流量不多,附近并没有便利店或报刊亭。三人正一筹莫展呢,香荷的姐妹忽而喃喃自语:“今天天气这么好,老天爷就开开眼,让我们捡到几块零钱吧!”牛小唛听香荷的姐妹这么一讲,下意识地寻望了一遭四围,哎,在不远的一条浅水槽边、真的好像有一块钱呢!牛小唛蹦跳过去,喊叫了起来:“哎哟,还真让你讲中了呢,我们捡到钱啦!”在那浅水槽边,三人竟然捡到了37块钱,一张10块的,一张20块的,一张5块的,两张1块的;钱都沾湿了一大半,风也刮不走。坐公车回去,牛小唛请香荷和她的姐妹吃晚饭。三人在海鲜市场买回活蹦乱跳的海虾和白净的海蟹,用骨头汤来炖,在牛小唛的出租屋里美美地吃了一顿海鲜大餐。那一顿晚饭,香荷吃得很开心。吃完了,牛小唛在厨房里洗碗,香荷偷偷溜进来,从后边抱着他,等他转身过来,就亲了一下他的脸……牛小唛头一次那么近距离地看到了香荷的笑容,那是多么甜蜜、多么满足的笑容!牛小唛想更多地看到香荷那样的笑容,从心底里绽放出来的笑容,纯净的笑容;所以,他就兼职拉客了。  “哎,兄弟、搭车的吧?”一阵酒气扑鼻而来,把海鲜的味道全撞散了,牛小唛抬头看,便见到一个亮汪汪的秃顶,小半晌才醒过来,慌忙应道:“喔,搭、搭客的。老板、您想去哪儿?”  “得宝花城,懂得吧?”秃顶问道。  牛小唛“搜寻”了一番,想到了,“懂懂懂,懂的。”  “多少钱啊?”秃顶又问。  牛小唛略一寻思,这是头一笔生意,一定得做成了,赚少一点也算啦;于是应道:“老板,给8块吧。”  秃顶显得很惊讶:“8块啊?前天晚上,我搭的才6块呢。”  牛小唛咬咬牙,“6块就6块,走吧!”牛小唛发动起摩托车,把一只头盔递给秃顶,秃顶戴上了,有点像发胖了的光头强,牛小唛不由在心里暗暗发笑。一路上碰上几趟红灯,停车等待时,牛小唛本想跟秃顶聊点什么,但思来想去、又不知聊点什么好;好在秃顶也不理会,似乎睡着了。  约莫半个钟头,得宝花城终于到了。牛小唛轻轻地喊了几声,“老板,老板、得宝华城到了。”  “喔,到啦!”秃顶从车上蹦下来,居然有点敏捷;他除下头盔、还给牛小唛,四下望了几下,忽而道:“哎,兄弟、你把我搭到什么地方来啦?”  牛小唛一愣,应道:“得宝花城啊,不是你讲的得宝花城吗?”  “什么得宝花城,我跟你讲的是德堡花城啊,布山北路那个德堡花城啊——你又讲你懂的,你、你这不是误我的事嘛!”秃顶有点火了。  牛小唛的脑子仿佛塞进了一窝马蜂,嗡嗡作响,只得满怀歉意地应道:“德堡花城啊!老板,真不好意思,都怪我没问清楚——布山北路那个德堡花城是吧,您请上车,我这就搭你去,不加钱,还是6块,这回保证把您送到那里!”  “你还让我相信你啊,你这车是黑车吧、你是黑司机吧,难怪这么便宜,你还让我相信你、还坐你的车啊,我可没得这么大的胆啦;你快走,不然我就报警!我打的去德堡花城,我再也不信你们这种摩托车黑司机了,你快走,快走!”秃顶愈讲愈来气,怒火虽没法子“冲冠”了(秃得太厉害),可那“霸气”真像有的明星的胸脯——大露特露了!  牛小唛也没想到笔生意就弄砸了,到底经验不足啊。没法子,牛小唛摇摇头,憋着气、发动起摩托,加一口油,骑到路边的一间报刊亭,要了一瓶纸盒装的菊花茶,灌进肚子去“灭火”。  牛小唛喝完菊花茶,把纸盒掷进垃圾桶,又把摩托骑到一杆路灯下,继续等待,继续观察、体验生活,那人和车的影子依然极像一只墨黑的瑟缩的螃蟹。也不知等过了多久,忽闻犀利的警笛响起,牛小唛心里一惊:妈的,秃顶还真报了警,要查黑车啦?牛小唛愈想愈觉害怕,想发动摩托溜逃、回家去吧;但那犀利的警笛引领着几辆警车“鱼贯而入”,“杀”向了一间闪烁摇曳着彩灯的浴足城……  也没多久,浴足城的外边就围起了一大伙看热闹的人,好像雨后的泥鳅一样冒了出来,火热地指指点点,带劲地议论、“发言”,像绚丽的焰火一下就点燃了厚实的夜幕。牛小唛也在稍远的地方寻望,终于看到警察“捉”出了嫌疑犯,真不少呢,有的被反手扣着,有的头低得很低,有的还光着臂膀,也有女的出来了,穿得很光鲜……唔,又带出来一个,怎么觉着有点熟悉;牛小唛正想着,那人就被推上警车,那头顶如此光亮——喔,对了,就是刚才搭他的车的那个秃顶! 共 302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包皮包茎饮食保健的相关事宜
黑龙江治男科哪家研究院好
云南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上一篇:许多年以后4

下一篇:年少10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