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盘水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渔舟坚守】黄昏之约(微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6:44:50 编辑:笔名
他们相识的时候,是十二三岁的少年,他们是中学同学,她叫林灿,他叫张桐。那时候孩子单纯,单纯的男女间很少说话,桌子的中间有一条早已画好的竖线,同学们称它为三八线,每天他们各自坐在自己的一边,谁都不和对方说话,谁的胳膊也不超越竖线一点,规规矩矩地坐着。
张桐淳朴的犹如窗户外面盛开的梧桐花,耳朵边有一个大大的栓马橛,老人说过,耳朵上长栓马橛的男子,将来以后不是元帅是将军。
林灿长得水灵,宛若故乡丘陵上的苹果花,白皙的脸庞上,总是挂着灿烂的微笑。
林灿偶尔扭头看一眼张桐,看到他正在聚精会神地听课,眼都不朝这边看一眼,只是看到他耳朵上的栓马橛,林灿就想,他当上将军的模样是啥样?
张桐也偶尔扭转身子,看到了林灿的注视,他会瞬间低下头,羞赧的红了脸。
他们两个人好像有些错位,林灿心无城府,大大咧咧,丢三落四,属于马大哈类型;张桐做事细致,畏手畏脚,羞涩矜持,属于拘谨型。
这所学校设在林灿村子北面,张桐家距离这里三里路。他们的父辈相互认识,孩子们虽然原来不认识,但是在这里就读半年后,东家长,西家短,是知道一些的。
那时候,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同桌的男女生经常吵架,老师天天要断这个官司,判那个案子,而他们之间从来没吵过架。有一天,他们之间出现了一点小误会,是同学的恶作剧也说不准,张桐视为生命的一本小说找寻不到了,结果在别人的怂恿下,张桐翻了林灿的书包,那本书很规矩地夹在林灿的一摞书中。
男同学开始起哄起来,看张桐敢不敢收拾林灿。张桐在同学的起哄中,骂了林灿的乳名,林灿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拿起张桐的书包,朝着地上扔去,随后扬长而去。
林灿找到班主任,坚决要求调位子,否则,她就不上学了,老师很快就给他们调了位子。此后,直到他们毕业,谁都没有开口向对方说过一句话。
两年后,他们一起考入县重点高中,他们没有分在同一个班级。读高中的这一段日子,他们很少碰面,即使碰面,也都是和同学一起,大多不打招呼就过去了,林灿其实早已经原谅了张桐,张桐或许也早忘记了当时的鲁莽。
毕业之后,林灿高考落榜,张桐被委培进入大学。
有一年,张桐家里托媒人来女孩家提亲,张桐属于令人羡慕的大学生,林灿是一名落榜的农村姑娘,当时张桐地位比林灿高,林灿属于高攀了张桐。
林灿的父母担心张桐家里只是说说而已,不可能当真让儿子娶一位农村姑娘,提出让张桐家出五千块钱的定亲礼,要不空说无凭。张桐家里穷,拿不出五千元钱彩礼钱,犹豫了,打了退堂鼓。
林灿当时想,如果张桐能够找自己面谈一次,当面说说爱着自己,愿意娶自己为妻,或许林灿就会不顾一切地坚持嫁给张桐,但是,张桐始终没有露面。多少年后林灿才知道,张桐曾经在她家附近徘徊过好几天,想和林灿聊聊,可是始终没有勇气敲响她们家的大门。
就这样,他们两个人错过了,错过了一对好姻缘。
随后,林灿去了临市打拼,张桐留在家乡,一别就是二十载。
时光荏苒,光阴如梭。他们再次相聚时,已经是人到中年,当他们次见面以后,就认定了对方是彼此的。
林灿尽管事业有成,衣食无忧,但是一个人守着异乡的家,孤独地生活着,她的婚姻名存实亡。男人去遥远的宁夏工作,一去就是十五六年,其实林灿知道他在外地已经有了一个家室,并且还生育一女,是个有残疾的孩子,不像他们的儿子,生龙活虎,品学兼优,已经读到博士后,在美国拿到了绿卡。
林灿无数次想,男人不想离婚,是不是缘于自己的儿子,儿子是家族中的骄傲,也是婆婆公公的骄傲。年老的公婆,每次谈起自己的孙子,都是眉飞色舞,大加赞赏。
其实儿子什么都懂,他无数次劝妈妈和他父亲离婚,结束这段没有意义的婚姻,然后跟着他去美国生活。
林灿感到欣慰,失掉了丈夫,却没有失掉儿子。可是让丈夫永远失掉儿子,这也不公平,儿子毕竟也是丈夫疼大的,孩子读书出国的费用,多数是丈夫出的。
有一次,林灿的丈夫回家了,笑着赔不是,想挽回林灿的心,林灿看着丈夫满头的华发,穿着不修边幅,听着丈夫的忏悔,竟没有半点心动。
她知道丈夫生活的不如意,甚至可以用焦头烂额来形容。丈夫找的那个女人,没有工作,又加上生病的孩子,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
林灿这几年独自生活的习惯了,她既不能原谅丈夫的背叛,也不想重新给丈夫做保姆,从早到晚的伺候他的吃喝拉撒睡,更不想让丈夫回来和自己在经济上纠缠不清。就这样,他们的谈话不欢而散。但是,丈夫临走撂下一句话:“想离婚,除非我死!”
丈夫走后,林灿匆匆卖掉了自己居住的房子,到城市的一角买了一处新房子,在这里安静地生活起来。
张桐如今也是一个人生活着,他的爱人于几年前心脏病突发离世。他工作的矿上,越来越不景气,他现在属于下岗状态。
张桐一直没有再婚,一来因为自己的工资收入太低,二来儿子始终不同意他的再婚,甚至儿子还放出狠话,再婚可以,把房子让出来给孙子留着。
他们次见面后,他们的生活就有了交集。先是时不时的打电话相互问候一下,随后就有了说不完的话题。天气凉了,张桐会嘱咐林灿添加衣服;天气预报有雨,林灿会关照张桐出门带着雨伞。
他们终于在林灿的家里,有了次。随后,他们不断地约会,在相约的旅行中,在宾馆里。每一次的相聚相依,他们都像新婚蜜月一般,随后就难分难舍。
有一次,林灿开车去了邻省的一个城市,他们行走在一起,像一对相亲相爱的中年夫妻。他们爬山涉水,他们访问古庙,游览古街。张桐很耐心地看着林灿挑选一件件时尚的时装,一个个精美的小物品,,在林灿的坚持下,他们买了相同色彩的情侣装穿,走在大街上,人们看到容光焕发的他们手牵手行走,不断投来羡慕的目光。
晚上,他们相偎在宾馆里,紧紧地相拥在一起,说着缠绵的情话,多的时候,林灿都是喃喃地说:“当初你为什么不敲响我们家大门,大声地对我说,爱我愿意娶我回家呢?”“如果有来生,你一定在人群中早早找到我,带我回家!”;张桐会痴痴地说:“他爱了她四十年,从当初看到那个傻傻笑的小女孩开始,就喜欢她,就一直想娶她,以前是羞涩不敢靠近她,现在是不敢,她高高的地位,不菲的收入,令他望而却步!”
他们都是无奈的空巢人,面对着纷纭复杂的家庭生活,面对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不知道他们的未来会怎样,不过他们已经就要步入老年生活了,他们只求坚守着这份爱,这份真情。
这份爱,这份情,一守,就是四十年!

共 25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读罢此文,内心有一种遗憾的感慨。如果,当年的两个人没有犹豫;如果,两个人都往前迈上半步……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如果,只有残酷的现实。两个主人公在错过一份真爱之后,迎来的都是一段苦涩的婚姻。林灿,婚姻名存实亡;张桐,娇妻早逝。他们在二十年后再相见的时候,才真正懂得了爱的真谛。爱,是陪伴;爱,是相守;爱,是两个人的相濡以沫……小说用评述的方式给我们带来一段四十年的爱情,其中有遗憾,有感悟,当然还有为现实的无奈……【编辑:花轻落】
1 楼 文友: 2016-08-2 08:45: 1 问好,秀杰!感谢赐稿渔舟!
2 楼 文友: 2016-08-2 08:47: 1 一篇书写爱情的短篇。不过,我个人认为,此篇小说素材很好,但是陈述过于平淡,少了很多跌宕起伏的内容。个见哈!
 楼 文友: 2016-08-2 08:51:21 小说的题目做了修改,不妥之处,我们再沟通。再次感谢来稿!
4 楼 文友: 2016-08-2 12:07:18 作为微小说而言,写的还是不错的。情节顺畅,遭际有据,所有的男女之间的情素安排都像定制的单元一样,应有尽有,不得不服。但人生不这么简单!
设想一下,假如他们一开始就结婚了呢?在这个社会的转型发展期和商品经济的冲击下,他们的婚姻家庭可能早解体了,他们会另外组成家庭,还说以前的婚姻是一场恶梦!电影 泰坦尼克号 的男女主角如果活了下来,并组成家庭,没准逃不过七年之痒。中年后的男女之间更多的是倾诉,是男女之间的免费嫖娼。以为是爱。其实只是岁月流逝充满苍伤,折腾不起了。互相慰籍,相濡以沫,看起来很好,其实是没有寻找诱惑的能力了。
人生苦短,谁能洞察世事无常!人生就是折腾和无法折腾,就这么简单。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此小说把生活安排的太小儿科了,没有理性的光芒。 人生如梦
5 楼 文友: 2016-08-2 12:55:48 喜爱钓鱼的人大概都有这种经历:脱钩的都是大鱼。失去的都是美好的,这仿佛成了公理。小说叙述多于描写,更像故事。 真善美是永恒的追求小孩不爱吃饭什么原因
一岁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小孩有口臭是怎么回事
脑缺血性疾病严重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