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盘水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又一场抄袭事件在网上火了

发布时间:2019-12-06 18:19:46 编辑:笔名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被曝抄袭 称剽窃又当如何

昨日,又一场抄袭事件在上火了。这回被指责抄袭的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刘钢。

不过让友们惊叹的是,刘钢竟称我承认那篇文章就是剽窃了,又当如何?我还不信邪了。还问别人什么是脸,还说借此做了个语言暴力的社会实验。

社科院研究员被曝原文照抄

7月8日,刘钢在科学自己的实名博客上

,发表了一篇名为《疯狂的天堂手术》的文章,探讨换头术的技术和伦理问题。

10日,日本东京大学外科博士勿怪幸在微博称,刘钢的这篇文章全篇抄袭了自己7月2日发表在《南方周末》的原创文章《换头术,的难点在那里?》。勿怪幸的微博是这样说的:科学的这位刘钢博士,这样做也太不像一个科学人该做的吧。完全盗用我的文章,又假模假样地把一些段落顺序变动一下,然后装出一副自己写的文章的样子来。做科研的要这样也太让人轻视了吧。堂堂正正署上原作者名有那么难吗?友对比两篇文章发现,文图基本一致,不少友纷纷指责刘钢抄袭。公开资料显示,刘钢,1954年出生,1998年获得博士学位

。勿怪幸原名吕衿,科学作家,东京大学外科博士,曾多次在《南方周末》发表文章。谢谢啦,恶名也是名嘛10日下午,刘钢在自己实名认证的微博上承认抄袭了勿怪幸的文章,并在该篇博文题目前加上转载二字。本来以为此事就此告一段落,但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刘钢接下来的态度令人匪夷所思,他称自己的脸就是厚、人至贱则是真理瞧瞧刘钢在微博上都说了啥话:这回我可出名了。好名不出门,恶名传千里。我这回算是出了不大不小的一次恶名,也是不错的经历。道歉了呀,可大家还是不依不饶,我只好陪大家继续玩玩啦。谢谢啦,恶名也是名嘛。不用替我担心,我吃财政饭,纳税人给我发饷。不少友开骂,称再次被刷新了抄袭的定义。也有友怀疑刘钢是不是被盗号了。之后,刘钢将当天发的微博全部删去,还关闭了评论功能。当天19:29,他又发了一条微博:数小时之内,有500多万条暴力语言喷向我,感到很愉快

。这次的测试让我感受到心灵脆弱者无法承受压力的原因。奉劝各位洗洗睡吧,关灯吃面,明天关注股票,愿大家发财。自称是语言暴力试验刘钢说,之所以有这种态度,是因为已经对抄袭进行了道歉,而友依然不依不饶。另外刘钢还说很多人骂他是觉得新奇好玩,他还说自己抄袭文章是个人行为,不是科研文章也没有商业目的,而且他的行为和自己所供职的单位无关。刘钢老师说这次事件是一次语言暴力试验,您这是替原作者宣传啊,功德无量!刘钢的辩解遭到友的嘲笑,还有友提醒刘钢,周末股市休市。还有友说:虽说看热闹的不嫌事大,但还是善意地提醒一句,刘老师,错就是错,与年龄无关

,与辈分无关。现在正式道歉还不晚。抄袭者底气何来近年来,抄袭事件频发,但相关处罚太轻,很多都不了了之。就在1个多月前,复旦大学也出现抄袭门。当时,复旦大学110周年校庆官方宣传片,被指抄袭东京大学2014年宣传片。引发社会极大争议

,有评论称:如果大师已死,学风不存,谈何百年,有何可庆?经过多番辩解后,复旦大学通过其官方微博真诚致歉,表示要调查并追究。1个多月过去了,也未见新的进展。还有去年的北大女博士抄袭事件。当年8月,学术期刊《国际界》曝光北大历史学博士于艳茹论文大段抄袭1984年其他人的论文。今年1月10日,北大通报撤销其博士学位。不过,《国际界》主编、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力丹获悉处理结果后表示有些意外,认为在国内这样的学术环境下,处罚过重。于艳茹不服提出申诉。于艳茹说那不是抄袭,只是学术失范。她在文章开头两次引用了那篇文章,并注明了作者名字、着作名字。发稿前,发现刘钢又将当天他发的一条微博删了。

东大医院
贵阳治疗儿童癫痫哪里
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
闻喜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沙市岳麓区天顶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