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盘水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噬辰经第三十八章冥殿监狱

发布时间:2020-01-25 02:17:45 编辑:笔名

噬辰经 第三十八章 冥殿监狱

当夜左感受到这个符印的力量的时候,夜左发现这个九怒符印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好控制。这个符印之所以称之为九怒就是因为这个符印可以强化一个人的力量,如果实力不够的话可能只能发挥出百分之一的实力。

这个九怒符印对使用者来说分为九个档次,分为一至九怒,每增加一个档次下次的攻击的力量就会由九怒符印加持而翻番出响应的倍数,而使用的次数也和档次有关。就比如说使用三怒的能力和九怒的能力对抗,三怒的可以由符印的能力将攻击的力量翻三倍并且可以持续三次攻击,而九怒的能力是将力量翻九倍,可以维持九次攻击!

相比之下每向前前进一个档次,这个九怒符印的能力就发挥的越完全,不过让夜左感到遗憾的是,自己的这个九怒符印因为自己的一个失误破损了一个符印,这样一来这个九怒符印多能发挥出八怒的力量,想达到九怒的话除非是要修复这一个符印。

不过这些就不是夜左现在担心的了,夜左感觉以自己的能力能发挥到五怒的实力就已经很不错了,要说完全发挥九怒的力量,那得等自己体内的帝王蟹的蝎毒解开了再说,自己可能还没开到下一怒就直接毒发身亡。

“那个,离,这个地方是不是就是冥帝的冥殿?”

夜左的速度虽然不是很快,但是这个离的速度显然比夜左更慢一点,夜左稍微用了点力气就追上了他的步伐,而在夜左身后一直在默默看着夜左的乌鸦紧随其后,等飞到夜左身旁的时候瞬间化为了一道黑光,在夜左背后凝成一把镰刀。

“呃,算是吧。”

离敷衍着答应了一声,但是看他的样子他好像很不希望夜左知道这里就是冥帝的冥殿一样。

对于离的这种态度,夜左也并没有放在心上,离和默相比之下,默看起来交谈起来更会说真话,自己问默关于冥殿的事的时候他已经说过不知道了,所以现在夜左问这个离这个问题只是为了确定一下这里到底是哪里,至于更深的问题,夜左根本没有打算继续追问下去。

“真不知道冥帝大人看上了你哪一点,竟然带你去那里,要知道那个地方除了冥帝大人之外就再也没人去过了,要不是冥帝大人之前和我说过去那里的路,那么大的冥殿我恐怕还真找不到在哪里。”

离看着夜左,口中不停地抱怨着,他可能是有些看不起夜左的实力,毕竟在他眼中三夕圣元的实力顶多只是多出一手就直接杀死的存在,在他的眼中根本不值得一提,可是偏偏是这样的一个“弱者”却得到了冥帝的青睐。

要知道他离也是一名强者,虽然冥帝手下的跟随者也不少,但是冥帝偏偏没有从那群人中选出传承噬辰经的人,二十万年过去了,没想到传承这一功法的人竟然还是一个“孩子”。

“你刚刚明明都走出去那么远了为什么又回来了?”夜左稍微用了些力气便跑到了离的前面。

“你还要谢谢你身后的那个乌鸦吧,刚刚我明明都快要走到那里了,没想到你身后的乌鸦飞过来硬要把我拉回去,我觉得可能出事了便赶了回来,没想到你小子还真的快不行了。啧啧,帝王蝎的蝎毒可不是说着玩的,你体内的蝎毒至少是帝王蝎平时注射的十倍的量!没有被帝王蝎的蝎毒直接溶解掉就算你幸运的了。”

“你也知道帝王蝎吗?”

夜左转身看着离,他忽然发现离正一脸嘲讽的地看着自己,夜左看到离这幅表情看着自己,瞬间失去了继续问下去的an。

“小娃娃,帝王蝎虽然是你们人界的东西,但是我们冥界的人都知道这个东西。帝王蝎的蝎毒是顺着灵气而蔓延的,这种毒却非常惧怕冥气,不少冥界的人都会把帝王蝎的蝎毒注射在自己的体内,当和别人打斗的时候即使是两败俱伤了,对方只要沾到冥界的人一丝的血,那个人就会毒发身亡。因为帝王蝎的数量毕竟有限,冥界通过各种渠道大量地获取帝王蝎,所以现在在人界帝王蝎几乎是灭绝了。不过让我略微感到吃惊的是,你所遇到的那个帝王蝎只少是玄灵境的实力,算算年龄差不多都有五千多岁了吧,他的蝎毒即使是冥界的人都得谨慎地使用,没想到在你体内居然全是这种毒!”

离在身后喋喋不休地说道,他的语气听起来虽然对这个蝎毒无所谓,但是他觉得夜左的生命不会太长了。虽然噬辰经似乎有着让人几次不死的能力,但是以夜左现在的实力,想达到那种境界好像还差很远。

“有没有方法解开这个毒,刚刚的蝎毒已经扩散到我的内脏里了,看你体内的冥气好像还没有我多,你是怎么压制住这个蝎毒的?”

夜左放慢了点脚步,毕竟这地方夜左并不熟悉,刚刚默点过灯的路已经快要走完了,看着周围还是那么多的分叉路口,夜左知道自己还是得跟在离的后面走。

“我用我体内的蝎毒做了一个引子,不过这个压制只是暂时的,在你体内的蝎毒都是被压制在经脉的下面,并不能完全压制在一个地方,也就是说你现在体内到处都是蝎毒,不过只是不会毒发罢了。”

“原来你体内也有蝎毒啊。”

夜左笑了笑,怪不得离把这个蝎毒看的那么轻,即使是符印和夜左之间,他还是选择先补救符印。蝎毒对他们冥界的人来说算不了什么,但是离没有想到的是,他遇到的这个修炼噬辰经的人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在冥界圣元境之上的人体内几乎都有蝎毒,不过即使实力到我这样的人,体内的蝎毒都没有你体内十分之一的蝎毒多。对了,你体内的蝎毒是怎么来的,帝王蝎在你们人界应该早就灭绝了吧,玄灵境的帝王蝎,那么多年肯定会被人发现的,只要被人发现,他们的命运就只能是等待别人捕捉了。难道是你无意中被隐藏的帝王蝎偷袭了,以你圣元镜的实力,对付一个玄灵境的帝王蝎还是绰绰有余的吧。”

离在夜左前边絮絮叨叨地说着,完全没有给夜左插口的机会。夜左觉得这个离和默完全就是两个相反的性格,一个是什么都害怕,什么都不敢做的默。一个是絮絮叨叨说个没完,拥有着实力的离。

“之前发生了点事,然后被人用随身携带的帝王蝎给蛰伤了。”夜左草草地解释道,他知道自己说出自己和妖皇的手下的各种事情这个离也不会明白的,毕竟冥帝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时候,那时候的妖皇还是冰落,现在妖界的人,这个离恐怕认识的很少。

两人的世界观相差了一万年,夜左觉得自己和他解释太多就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

“你说说是赤红之目?”

离忽然想起了什么,听着夜左的描述,他的脑海中一个人的身影浮现了出来。

不过尽管离说出了一个名字,夜左也不可能知道那个人是谁。

“是现在妖皇的一个手下,和妖界有点小过节而已。”

“冰落的手下?那肯定是赤红之目无疑了。”

离看样子已经确定了那个人是谁,不过夜左却摇了摇头。

“那个人好像叫刹地,拥有着一个远古符印,并不是你说的那个赤红之目。还有现在的妖皇已经不是冰落了。你说的事还在万年前,在你们冥界已经是十万年前的事了,现在的妖皇还不知道是谁,他只是派来了一个他的部下想来杀我,不过被我用了点手段骗走了,不幸的是我还是中了这个蝎毒。”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离笑了笑,“想当年冰落可是点手之间就会召唤出一堆冰霜士兵,我还以为她会永远地成为妖界的妖皇呢,没想到她终还是被人打败了。”

离话说完便叹了一口气。

夜左默默地点了点头:“不过冰落现在还没有死,她只是被人封印起来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她现在应该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恢复实力吧。”

夜左的话虽然听起来对冰落那边的情况很放心,但是夜左这段时间每当想起冰落的时候,夜左的心中就隐隐地有些不安,他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自己却对外面的事一无所知。

“当年她和冥帝大人的关系也很要好啊。”

离浅浅地说了一句,这句话却引起了夜左的注意,夜左刚想问起些什么,但是离忽然一句话让夜左把刚到嘴边的问题收了回去。

“注意,前面就快要到了,那个家伙可能不好对付。”

离说着把自身的气息全都暴露了出来,这时夜左才发现这个离竟然有着二夕的实力,这般的实力只是冥帝的一个看管藏书的人。

夜左不免感觉到一丝嘲讽的意味,不过当夜左再次看看周围的景象的时候,夜左瞬间愣住了,因为在夜左眼前,正是自己第五门后面的监狱!

宝宝的口腔科京都儿童
长沙市岳麓区天顶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安徽的医院专治白癜风
锦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福建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