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盘水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财女御夫

发布时间:2019-06-25 21:22:25 编辑:笔名

蠢蠢欲动?这字眼儿想起来就有些令人面红耳赤不是吗?罗千语俏面一红,却又急忙佯装什么都没发生,一边将目光转向一侧,一边丝毫不顾形象地伸了个懒腰,甚至嘴里还伴着不太文雅的哈欠声,“唔……忙了一天,还真是累了……”又略带抱怨地道:“这迎来送往的活儿,还真不是人干的,对这个热情,就冷落了那个。有*意*思*书*院*首*发。しw0。顾得着这个,又忽略了那个,看来这八面玲珑的事儿,我是做不来的。”说完,耸了耸肩,看也不看宫无策一眼,就准备起身。可身边这个侍候着她,让她舒舒服服吃饭的男人,虽然脸上没有变色,可心里却不是滋味了。他可是堂堂一侯爷,只有别人侍候他的份,他可不会侍候别人的。哪怕是自己的亲娘,他也没有亲自侍候吃饭。眼前这个女人可倒好,不但心安理得的让他侍候着吃饭,吃完饭连点谢意都没表示。吃饱喝足后还伸个懒腰,拍拍屁股就想走人。天底下有没有这样的女人,完全不把自己的夫君放在眼里。宫无策眼神微变,双唇抿得死紧。而且对于刚才在巷口那种搂搂抱抱的事,还意犹未尽。回来的路上还一直怪顾轻狂突然冒出来破坏气氛,现在回到自己的院子,深夜人静,清风明月,他自然是想将这种意犹未尽进行到底的。手掌一抬,顺势就搂住了罗千语还未直起的纤细腰杆,声音低沉中带着暧昧,一双凤眼似有若无地瞟着她,“你,想干嘛去?”“干嘛去?”她歪头看着他,嘴角挤出一抹浅笑,“都这个时辰了,自然是洗洗睡了。”说完,罗千语赶紧将目光从他那迷死人不要命的俊颜上离开。生怕再多看一秒,自己就露出花痴的模样。“睡觉?”宫无策也笑了笑。他的笑,虽然有些似有若无,可又让人浮想联翩。“奸诈!”罗千语轻轻从鼻子里哼了一句。这一下,宫无策终于笑开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喜欢看着她那种又气又恼又好笑的样子。也许从二人开始的相识,就定下了这种相处基调。罗千语想方设法在他身上占便宜,到了,却反被宫无策逆袭。望着眼前这个水灵得如牡丹花一样的女人,宫无策的身心都变得愉快起来。是她完全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不但改变了自己的生活,还给自己生了儿子。想到这些,宫无策就莫名的愉悦。他站起身子,手掌稍一用力,那纤细柔软的柳腰就被他搂到了自己的怀里,两个身体紧紧贴合,中间没有丝毫距离。“干,干什么?”罗千语被他突然的举动惊得微张嘴唇,仰着脑袋,一双含水妙目略带惊慌地看着他。可她越是这样,似乎越莫名地取悦了他。让他有想把她搂得更近更紧的冲动……渐渐的,她娇小的身子完全被他的魁梧身材所环绕。她在他怀中有些气息不足、呼吸不畅的,只得又含糊道:“侯爷,你,你干什么?”“睡觉。”宫无策很认真地点点头。“睡觉?”她一愣,再次仰头看着他。却只看到他一脸淡定,不喜不怒依旧一脸认真的神情。睡觉也要这么兴师动众?可又看不出别的门道,罗千语只好也点点头,“嗯,睡觉,睡觉。”是啊,是该睡觉。可是刚吃饱,就睡觉,不会影响消化吗?而且就这样不洗不漱滚进被窝?这也未免太急了吧?“睡觉,睡觉……”宫无策如喃喃自语般在嘴里念叨着,但是双手已经将怀里的人儿打横抱起,并且快步来到床边。罗千语双脚这一腾空,心里也顿时跟着凌乱起来。丫的!宫无策这厮至于这么着急吗?,这又不是洞房花烛夜,第二,算上几年前的次,两人也算老夫老妻了,还至于这么激动?今晚该急着睡觉的人应该是自己的大哥和罗千鸿,还有那个郡主嫂嫂司徒嫣,怎么宫无策也急上了?莫非这事儿也传染?嗯!一定是有什么图谋不轨之事。好吧!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以不变应万变,看你如何。“好吧,睡觉!”罗千语点点头,躲过他的大手,一个骨碌直接爬到床的里侧,捞起薄被直接覆在身上,然后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仿佛真的睡着了一样。宫无策随即也爬上了床,炽热的目光似乎想要把那层薄被看透一般,让薄被下面的罗千语都有了几分不安。静,出奇的安静。唯独可以感觉到的,是二人忽深忽浅,并不均匀的呼吸声。“要不我们也种些木芙蓉?”宫无策突然道。木芙蓉?罗千语猛地睁开眼睛,怔怔地望着宫无策。她不知道宫无策为什么突然提到这个,难道是在嫣郡主的宅子里看到大片的木芙蓉,觉得好,所以在自家宅子里也想种一些。在现代,木芙蓉是原产蜀地云南的花,在成都一代栽培广。来到这里之后,罗千语还真是没有见过这种花,直到大哥成亲,她走进了嫣郡主的宅子,才知道原来此地的气候和土质同样可以培植木芙蓉。嫣郡主的宅子雕梁画栋,工艺不俗。皇家嫁女,一切都在情理之中,然而让人想不到的是,金碧辉煌中还透着典雅,就如那园中的大片花海、大片芙蓉,让有人些叹为观止。木芙蓉是大灌木,碧绿的叶子和开得又大又密集的花朵挤在一起,相映成诗相映成画。让人一点看不出秋天就要来临的痕迹。再加上地面一盆盆颜色艳丽鲜亮的秋海棠,一眼望去真真是繁花似锦,真让人有一种回到了春天的感觉,只满院子里飘荡着的桂花香气才隐隐提醒着大家,秋天真的要来了。罗千语转了个身,回味着那个肯定费了不少心思的大花园,低浅一笑,对宫无策道:“估计嫣郡主是一个爱花之人,那园子肯定是王爷费了不少心思为出嫁的女儿打造的,普通人家哪能弄得出那么多稀有的花植。”宫无策点点头,笑着向她的方向靠了靠,“是啊,嫣郡主被靖王爷视为掌上明珠,郡主喜欢的东西,王爷自然想办法弄来。”“女儿都是父亲的掌上明珠。”这一点,罗千语丝毫不否认,自己家姐妹三人,虽然是穷苦人家出身,可父亲在的时候,依然将她们视为掌上明珠。宫无策突然一怔,两秒钟后伸手将罗千语额前的一缕秀花揶到耳朵后,认真地看着她道:“咱们要是有了闺女,我也会视为掌上明珠的。”这一下怔的不止是宫无策,罗千语也怔住了。“闺女?”她根本就是一头雾水。“嗯。”他认真地点头,“都两个儿子了,难道再生的时候不该是闺女吗?”“你怎么知道我还要生?”罗千语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她可从来没打算再为宫无策生第二个孩子,或者在别的女人眼里,女人唯独为男人多生孩子,才是拴住男人的筹码。可对于来自现代的罗千语来说,想法自然不同。孩子给不了她安全感,她的安全感来自于自己的自立自强,本领,还有银子……靠一个握不住的男人来给自己幸福,那岂不是镜花水月虚无得很,自然没有靠自己努力来得实在。更何况虽然她嫁进了宫家,虽然多年前就给宫无策生了孩子,但一切都是意外,谈不上自己有多主动,所以到现在为止,她还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爱宫无策,或者也可以说宫无策是不是爱自己。这样模棱两可的情况下,适合生更多的孩子吗?再说她还要做自己的事业,积累更多的财富,治好更多的病人,不然老天把那些特殊功夫给了她,她却成了一个只会守着男人过日子的女人,岂不是辜负这样的安排。“生是一定要生的。”宫无策自负地点头。“戚!”罗千语斜他一眼,心道:生不生,可不是你说了算,有本事你让自己的肚子大起来,生个孩子出来给我看看。然而,似乎她这样挑衅的目光被歪在身边的宫无策捕捉到了。“怎么?你不相信我能让你生出闺女?”宫无策猛地起身,扑到罗千语身上。这一下罗千语真的慌了。细数日子,这几天真的是危险期。虽然古代的人都认为,小日子前后是比较容易怀孕的日子,但是她这个来自现代,相信科学的人,可是不会那么误解的。所以,今天这事儿,不能成。“信,怎么不信。”罗千语嘴角笑得有些敷衍。宫无策掩不住嘴角的笑意,凑近自己的女人轻声道:“我是行动派……”“什么意思?”罗千语瞪大眼睛搂紧被角。“行动给你看啊!”宫无策迅速退掉外衫,随手仍出床外,还顺手利落地放掉床幔,让本就紧张的气氛,顿时凝固了。不是吧?罗千语是又想哭又想笑,这行动派也太靠谱了,说行动就行动啊?r1152

晋城专科医院治癫痫病
宿迁治牛皮癣好的专科医院
株洲治癫痫病常见的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