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盘水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灭噬乾坤百七十一章啖人老魔

发布时间:2020-01-25 02:15:40 编辑:笔名

灭噬乾坤 百七十一章 啖人老魔

黑色古柏遍地横生.笼罩在一层黑雾中.这黑雾并不是很浓.也绝非很淡.整个黑柏林.绵延近千里.林中带着一种特殊的腐朽气息.柏林静悄悄的.沒有一只鸟雀.沒有一只走兽.

千里黑柏林.竟无飞禽走兽.这里有一种死气.还有一种诡异压制.难以形容.涉及到更高一层.无法明晰.

黑柏树很瘦小.不过两丈之高.于这修真世界.连小树苗也算不上.柏叶更加黝黑.有黑雾从柏叶上冒出.袅袅升空.

这里沒有太阳.阴森恐怖.连寒霜也冻结不住.整日整夜.都处于昏暗状态.很难分清白昼黑夜.很难体会到时间流逝.

即墨不知他沉睡多久.也不知他到了何处.隐约还记得在光门打开前一刻.寂灭大阵爆炸.光门打开后.他用尽全力一跃.就不省人事.他不知自己沉睡多久.大脑有些疼痛.眼皮很沉重.尽管意识回來了.却睁不开双眼.

他能感到自己现在的状态很差.石印上的大道余威尚在.依旧在舔舐他的生机.四处游走.破坏他的躯体.这是道伤.想要修复.何其艰难.

除此之外.他腿上的伤势依旧未康复.两只胳膊很沉重.显然伤势依在.生机道蕴在修复他的身体.但是作用不大.

生命之树沉寂在丹田.他想抽取生机.才发现有心无力.他能思考.有清晰感知.但意念传达不到.他感到这具躯体不再属于他.经脉不属于他.血肉不属于他.

这只是开始.随即他发现一件更可怕的事.有一种诡异的力量在限制他的身体.夺取生机.偷盗气血.甚至连他的骨髓.也被腐化.

思索并不是很久.他就感到十分疲惫.发自神魂深处的疲惫.又想睡觉了.他的状态很不好.如果现在睡过去.就不知道下一次会在何时醒來.甚至永远再难醒來.

所以他一直努力保持清醒.但这很艰难.他一直处于浑浑噩噩中.似醒非醒.

不知道过去多久.他很难察觉时间变化.外界一串响动.将他惊醒.他努力睁眼.还是未能睁开.

“呵呵.这里有一只死猴子.”声音很沙哑.也很虚弱.近乎是在苟延残喘.也分不清是男是女.但明显可以感觉出那种欣喜.

“今天运气不错.居然能遇见一只死猴子.可以改善一下伙食.上一次什么时间吃肉來着.连那种味道都忘了.”

“死猴子.”即墨微怔.他身边居然还有一只死猴子.他努力想发问.却发现声音卡在喉部.那里就像是被堵塞.难以发出任何声音.

随即便是一阵蹑履蹒跚.那人走的很缓慢.似乎每走一步.都会用尽全身气力.脚步声一直很近.听距离不过三四丈.但用了许久.大概有半个时辰.那声音才出现在即墨面前.

短短三四丈.这人居然走了近半个时辰.他该有多虚弱.

随即又是一串轻微的簌簌.是衣服的摩擦声.那人在弯腰.这一个动作.那人又用了许久.且还时断时续.伴随剧烈喘息.实在难以想象.这人该有多虚弱.就是病秧子.也不过如此.

“桀桀桀.这死猴子体内还有这样的生机.”那人深吸一口气.嘎嘎沙哑笑道.“气血也还可以.吃了他.我应该可以恢复一些.再活上个一两百年.”

终于.那人弯下腰.抓住即墨.将即墨扛起.力量极大.就是与即墨全胜相比.也不会弱多少.

此刻即墨岂能不知.这人说的死猴子就是他.并且要将他吃掉.他意识爆发.猛地挣扎.终于支配身体.做出简单反应.

“哎呦.这猴子还沒死.不过这又能改变什么.一口好菜哟.”那人继续沙哑.挥掌敲在即墨颈部.速度之快.难以想象.与之前的虚弱判若两人.

即墨脑中一阵黑暗.再无意识.

如梦游般.他感到处在柔和的暖洋中.十分惬意.乍一睁眼.才发现自身竟泡在一口大鼎中.鼎内乘着清水.鼎下是烈火熊熊.意识瞬间回來.方记起那似梦非梦的片段.目光一转.看见鼎下盘膝而坐的枯瘦老者.

那老者只剩皮包骨头.脏乱的灰发堆在头顶.宽大的黑袍褴褛残破.其嘴挂厉笑.看去甚是凛人.

即墨目光闪烁.这老头丹田枯寂.灵气干涸.经脉之中.血液暗黑浓稠.如同行将就木.只是这老头当初那一掌何等巨力.显然不能小觑.

且这老头要吃他.他怎会有一个好心情.抬掌拍中大鼎.那大鼎嗡的轰响.竟完好无损.“怎么可能.我的力气.竟无三成.”

即墨体表的伤势早已修复.只是体内的道伤.依旧未康复.处于好与未好之间.有生机道蕴与生命之树.也很难修复.况这黑柏林中有诡异力量.在抽取他的力气.抽取生机.

“我说这猴子沒死.还真的沒死.”那枯瘦老人扬手打來一物.速度之快.超出即墨反应.哐当一声盖在大鼎上.将一丝光线挡住.原來是个顶盖.将大鼎口给封了.

“现在真要被煮了.”鼎内温度瞬间上升.清水沸腾.水泡四溢.这点温度本应无法给即墨造成伤害.但在这诡异黑柏林中.再加上大鼎镇压.即墨竟感到不适.好像要被煮熟似的.

“轰.”

他举拳砸中大鼎.大鼎纹丝不动.只是传來一阵轰鸣.并且即墨也感到一阵力竭.只用一两招.就让他感到极度不适.这身体虚弱至极.

“不要再白费力气.魔亡陵的腐尸魔气我尚抵御不了.何况是你.你越挣扎.腐尸魔气就会越加速进入你的体内.磨嗜你的生机.吞噬你的血肉.”

“还是乖乖被我煮了.借着你体内澎湃的生机.旺盛的气血.我可能有机会走出魔亡陵.”那诡异老头咯咯怪笑.“若不是你肉身强大.我早就将你生吃了.此刻煮你.还要枉受痛苦.”

“我这饕餮鼎虽被魔亡陵的王道规则斩断部分大道.不复昔日.却也是半件圣兵.凭你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破鼎而出.”

“你是何人.”即墨顿感不妙.他抽取丹田中的灵气.才发现空空如也.一滴都不剩.当时大战.他将丹田中能用上的都扔了出去.现在只剩下些许草药.少量道石.还有当初的那种怪物肉.那些肉倒足够他吃上一年半载.

“我是何人.早忘了.我说小子.还是省点力气.乖乖被我煮了多好.”老头声音沙哑.金石交割般.他话很多.许是太寂寞.无人述说.此刻将即墨当做一个倾诉者.

即墨未理那老头絮絮叨叨.心中沉凝.这大鼎是半件圣兵.有这大鼎加持.他感到自己已离被煮熟不远.

“那么多人阻我.两大天骄杀我.也未将我如何.现在怎能让他把我煮了.”即墨取出道石.又取出问心戟.这问心戟很神奇.当时布满伤痕.此刻那些伤痕竟已修复.再难见半点.

“轰.”

即墨双臂颤抖.问心戟也在颤鸣.但那鼎盖跳起寸余高.又落下來.半件圣兵.即使不被催动.我有无上威力.自带大道.自带规则.沉重无比.

“何必不听劝言.你的挣扎又有何用.”食人魔并不阻止.甚至还有几分玩味.

即墨沉下心.他无法破开大鼎.就是他在全盛.也难破开大鼎.半件圣兵.举世罕有.自有无上威力.

他只能落入水中.犹豫片刻.将取出的道石收回.又取出怪物肉.吃了些许.将问心戟竖在鼎中.自己爬上问心戟.这才感到舒服许多.

那食人魔久未见声音.隔着大鼎喊道.“小子.熟了沒有.”

即墨自然不会答应.他注意着饕餮鼎的点滴变化.只要食人魔打开饕餮鼎.他就杀出去.食人魔看不出境界.但依他的状态.再想捉住即墨.就不会那般简单.

“沒有声音.”那食人魔浅声絮絮.又道.“还是再待片刻.这小子仿若铜筋铁骨.还是多煮些时间好.”

即墨依旧不言.静静附在饕餮鼎壁.聆听食人魔的动静.这一等又是许久.他感到丹田内好不容易积聚的一点灵气又消耗干净.试着魔亡陵的诡异规则.还有就是腐尸魔气.

顿了许久.那食人魔终于动了.念了句晦涩的咒语.那鼎盖飞起.

“喝.”

即墨抓住时机.蹬鼎飞出.提戟直取食人魔头颅.寒光乍现.食人魔大异.怪叫一声.就倒在地上.

即墨提戟再刺.那食人魔将饕餮鼎盖调过來.挡住问心戟.即墨匆匆纵身后退.退出三十丈之远.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握戟看着食人魔.

“小子.你竟未死.”食人魔脸色晦暗.怒气沸腾.他竟被即墨摆了一道.若非闪的快.即墨那一戟定能刺穿他的识海.将他神魂毁灭.

那食人魔怪笑一声.闪身已落在即墨身边.“未死也无用.只是可惜了这些年來锁住的这点灵气.不过将你吃了.定能翻倍补回來.”

……

ps:以下不记字数:

首先道歉.有事耽误.迟更了1小时;其二招龙套.南岭情节新开.有意愿的朋友书评区留言.或加我企鹅浴火梧桐.看书开心.看梧桐的书就更开心了ヽ(○^?^)??

青岛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汕头医疗美容医院地点
合肥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泉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