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盘水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西风瘦马拯救迷途的羔羊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9:07:04 编辑:笔名

前几天,我的网络铁哥们……河北保定的朱老夫子准备去北京会一个妖艳漂亮的女网友。他知道我极端鄙视这等做法,跟我聊天时,瞒得滴水不漏。但男人一旦有了风流快乐事而不跟人炫耀、吹嘘一番,简直比被一泡尿活活憋死还冤枉,真是死不瞑目!于是他选择了我俩的另一个网络铁哥们……安徽六安的五朝山爷,把这秘密全盘透露给他,肆意跟山爷共享了那份属于男人的快乐。条件是希望山爷能严守保密,不得任意扩散。夫子尤其再三关照山爷,千万不能让我知道。倒不是我有酸葡萄理论而嫉妒他的艳遇,而是夫子特别忌讳我那锋芒毕露的文字,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毕竟,一夜情之类的事再销魂、美妙,也是见不得光,上不了台面的。  谁知道山爷的嘴太松,比寡妇的裤腰带还不禁扯。山爷得了这秘密,犹如被打了鸡血针,沉寂十年的荷尔蒙程序一下子被激活了,他立即点灯熬蜡,把夫子的秘密连夜写成日志,发上腾讯空间,嚷嚷得全世界都知道。同时,不甘寂寞的山爷也适时抛出一个炸弹;他准备自费撵着朱老夫子的脚后跟,去北京做追踪报道。  顿时,网络上掀起一阵骚动!女网友们的态度几乎一边倒,异口同声,义正辞严地严厉谴责夫子的不道德行为,竟敢祸害涉世未深的良家妇女。而男网友们,大部分用模棱两可的言辞,闪闪烁烁地流露出艳羡的嘴脸,口水淌了一地。  哎,谁让我们仨是网络名人呢?我们的一举一动,背后都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  两天后,夫子又在自己的空间闪转腾挪,妙语迭出,一副轻松活跃、喜形于色的轻狂样。我推测:眼见得夫子去北京搞一夜情的浪漫事,八九不离十了。  可是,自从山爷在网上扔了个炸弹后,面对众多的帖子和猜疑,他却好像从网上蒸发了似的,直到今晚连个屁都不放。难道山爷真的尾随夫子去了北京?该不是没找到夫子却遭遇了不测?或者是夫子故意设个圈套,让老实巴交的山爷往里钻?  朋友们一直说咱仨是铁三角,山爷失踪,这可称了夫子的心,但我不干!没了山爷,铁三角就散了架,网上的欢声笑语也将骤降!  为朋友我一向喜欢两肋插刀,这事我得管!  于是我立即调动众多的北京网友,把山爷的照片通过邮箱一一发给他(她)们,请大家协助我找到山爷。我许诺,事后在全聚德请他(她)们吃北京烤鸭。  这招果然见效!从昨天开始,各种有关山爷的情报纷纷向我飞来。  顺便说一下,北京烤鸭的诱惑力真的很酷耶。     份情报是网名叫福尔摩斯的,他说昨天上午九点左右,他从北京前门站进地铁,立即发现了山爷也在坐地铁,胳膊上还挎着个干瘦的老太太。我说这就对了,那个老太太不是山奶,而是山爷的老情人,退休前是个游泳教练。夫子出于羡慕妒忌恨,背地里给她起了绰号:干核桃。  福尔摩斯接着说,山爷正和干核桃交头接耳呢。我说这个不用你汇报,拣要紧的。他说:山爷的眼神一下子直了,因为他看到一个穿着比较开放的年轻女子,像条蛇似地趴在一个男的身上直发嗲。由于女子的头饰太大,遮住了那个男人大半个脸,山爷只看到夫子的特征,板刷头和半付金丝边眼镜。于是他长吁一口气:老天爷,我终于找到朱老夫子了。山爷吩咐干核桃原地坐着,他站起身,越过人群往那对男女身边挤。快要接近他们时,山爷突然发现那个女子的裙子后面的拉链没拉好,差了那么一截,就看在夫子的份上,顺手帮那女子拉上拉链。那女子发觉有人动她裙子,回头一看,是个老头,就恨恨地骂了声;“老流氓!”山爷听了不爽,做好事还落骂声?一时冲动,干脆把那拉链一拉到底,裙子立即褪到女子的脚脖子上。这下女子不依了,提起裙子就结结实实地赏了山爷一个大耳刮子。那个男的也窜过来,一把拽住山爷的领子,大骂他这把年纪了还在大庭广众之下耍流氓,硬要拉他去警署。  山爷这才看清,原来那个男的根本不是朱老夫子!只好自认倒霉,向那两人连连道歉,说自己来北京是看眼病的,无奈老眼昏花,认错人了。然后捂着脸挤到干核桃身边,一把拉起她,从刚打开的车门里挤了出去,一会儿就跑没影了。  我说,谢谢你的情报,3013年5月1日,请你到全聚德吃烤鸭,你可要早点来噢。他说不客气,一定一定,不见不散。  放下电话,我长舒了一口气,山爷终于有下落了。  大约一小时后,一个叫夏洛特的网友发来了第二份情报,说他看到山爷和一个老太太正在三里屯的一个咖啡吧里喝咖啡。我懒得向他介绍干核桃,让他也挑重要的事汇报。  他说他就坐在山爷旁边的一桌。他看到山爷给自己和干核桃各要了一杯卡布奇诺,喝得津津有味,连脖子后头也洋溢着笑出来的皱纹。我说你能不能别说这些没用的?你还想不想吃烤鸭了?他赶紧回答:想,想!  他说今天店里坐满了顾客,还有不少老外呢。突然,他说看到山爷扭头往地毯上吐了口痰,正在这时,有个老外顺口问他的女伴:“What day is today(今天星期几)”?女伴回答:“Today is Saturday(今天是星期六)”。山爷猛听到那女老外说“吐痰,是要杀脱头”的,吓得老脸惨白,腿肚子直转筋,手哆嗦得像患了鸡爪疯,把咖啡杯都打翻了。大概干核桃能懂几句英语,好不容易才把山爷稳住了。  我说这山爷,一出六安就漏馅,这下丢脸了吧?他咯咯地笑着说,可不是!山爷看上去老土,简直out了。我说,你接着说。他说,好,我接着说。  他说山爷打翻了才喝一口的卡布奇诺,非常心疼,毕竟35元一杯呢。如果是山奶陪在旁边,3.5元的也不见得舍得买给她喝。我说你又不是山爷的亲友,咋知道得这么详细?他说看山爷那样,估摸的。我暗骂了他一声:势利眼!  他接着说,由于干核桃还没喝完,山爷他不能干坐着,还想点些便宜的饮料撑一下场面。这时,有个老外敲着空啤酒瓶朝柜台喊:阿甘(Again)!一个服务生立即又给老外上了瓶啤酒。山爷想这阿甘啤酒至多十元,便宜,于是也敲着咖啡杯朝柜台张口就喊:阿甘!话音刚落,服务生却又给山爷端一杯卡布奇诺。山爷想我要啤酒,怎么还给我端咖啡?站起身正要拉住服务生讨说法,干核桃马上凑到山爷身边咬了几句耳朵,山爷才尴尬地重新坐下。不过这下把山爷心疼得呲牙咧嘴,真想在地毯上学驴打几个滚。就这三杯破水,甜得发腻又苦不拉几的,凭啥要一百多呢?这一百元,够山爷老两口在家吃一星期的荤菜!外带喂哈士奇。  干核桃看山爷的脸色很不自然,知道他心疼钱,就把杯子一推,说不喝了,咱找旅馆先住下吧。别辜负了这良辰美景,乐一回是一回。啥时蹦跶不了,就放个屁都是凉的啦。山爷赶忙说,对对!咱们赶紧找旅馆,说句不中听的话,我比你还猴急呢。于是,干核桃先起身,找卫生间方便,山爷买好单,也不顾旁人诧异的眼光,把两杯咖啡一下子全倒进喉咙里!  我说你看过《人在囧途》么?王宝强在机场就是这么喝牛奶的,有啥大惊小怪的?记住了,全聚德见!  夏洛特受宠若惊地说;全聚德见!我到时能带女友吗?我说没问题,但只许带一个!  这天下午,我不断接到区号是北京的电话。  有个女网友叫姿三四姬的说,她在天桥看到山爷光着膀子摆摊卖大力丸,干核桃在旁练武打把式。我说你认错人了。啥年代了,还有卖大力丸的?过得好给山爷发去上百斤的铁棍山药,够山爷维持个三年五载了。何况干核桃只会在游泳池边教孩子们学游泳,从没听山爷说起她会武功。如果干核桃有武功,早把山奶打瘸或打跑了,还用得着俩人偷偷摸摸地去北京幽会?全聚德你别去了!她回敬我:本姑娘正在减肥!你就是来八人大轿抬我,本姑娘还懒得去!  有个男网友叫浪里黑条,他说在北海公园看到山爷和干核桃脱得赤条条地在北海子游泳,引来很多人围观。我说这条信息似乎有点意思,但我知道你这是在捏造假信息骗烤鸭吃。山爷在六安确实参加过冬泳,但那都是有组织的。何况下水时间很短,比用开水泡猪褪毛的时间还短。他在湖边咋呼够了才“噗通”一声倒栽到河里,然后象征性地狗刨了几下,随即“刺溜”一下就爬上了岸,全身狠狠地抖几下,抖掉冰冷的水,立即穿衣保暖。眼下春寒料峭的,也没组织保驾护航,山爷和干核桃俩人游泳的瘾再大,也不至于在北海子畅游。你的信息太不靠谱了,烤鸭没你的份!  有个女网友名叫六指扣,大概她比别人多长了根手指。她说,在北京站前广场上看到山爷穿得破破烂烂的,眯着眼装瞎子,蝺偻着腰,跟在手拄打狗棍、挎只破篮子的干核桃身后,伸着双手讨饭。我说你得了吧,穷摇老太的小说看多了。他俩都有退休金,混得再惨,他们也没脸去讨饭。你还是到全聚德门外的垃圾桶里翻翻,有可能翻到几个没啃完的鸭屁股,回去给你老公炒盘下酒菜,慰劳慰劳他。她捂嘴笑骂道:讨厌的臭老寒!今后不睬你了。  还有一个信息说得更蝎虎,说刚在崇文门附近的某个银行门口,发现来了一辆警车,把一个老头和老太押上警车,拉警察局去了。据说是抢银行的,会不会是山爷他俩?我信心十足地回答他,肯定不是他俩。我知道山爷跟我一样抠,只会根据自己的钱包精打细算地过日子,恨不能一分钱瓣开了花。借他个胆也不敢去抢银行,就算抢到手,老胳膊老腿的跑不快,警察要抓他是三个指头捏田螺,一抓一个准!如果这事搁到身强力壮、健步如飞、满肚花花肠子的朱老夫子身上,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否则他近为什么老是研究墙的结构,还在小区附近找了堵破墙,一会儿狗爬上去一会儿又熊滚下来,也不嫌折腾得慌。动机何在呢?  终于,在下午六点左右,有个叫“过不好”的网友说,他在北京往东30公里外属于河北的燕郊镇发现了山爷。我赶紧问他俩在干嘛?过不好说他俩正要进一家浴池,他准备跟进去,采用紧贴战术搜集情报。我鼓励他,全聚德肯定有他的位子。他说想吃铁棍山药煲老鸭汤。我诧异地问,你跟我的好友过得好是什么关系?他说过得好是他亲哥,因为他哥仗着嫂子娘家本拉登的势力,硬把他这个的亲弟弟赶出家门,独霸了种殖铁棍山药的秘方和宅基地,靠山药发了笔横财,小日子过得很滋润。他打不过又气不过,就给自己取名“过不好”,以此羞臊、恶心过得好。一有机会就拆过得好的烂污!  过了半小时,电话铃响,我赶紧放下饭碗接听。过不好说山爷他俩在一个大池子里泡澡,池里有不少男女呢,他正在脱衣,也想去泡一会,顺便瞅瞅有没有美女。我奇怪地问:据我所知,浴池也分男女专用,如果不是故意走错门,是看不到脱得一丝不挂的异性的。他嘿嘿淫笑了几下,咽着口水说这家浴室规模不大,就一个大浴池。店家仅仅在大浴池中间竖了块一人高的木板,男左女右。其实只要踮起脚尖,就能看到对面。他刚才试了几下,看得很清晰,可惜没有美女。我说你咋跟你哥一般色呢?他说没办法,谁让我俩都是一个爹妈生的呢。不多说了,我要享受一会男女同浴的滋味。  晚上,我正看中央台的新闻联播,过不好的电话又打来了,说他和山爷俩都泡好了,正在休息大厅里看电视。山爷拉着老情人钻到大厅边上隐蔽的一个沙发里,看不到他俩在做啥。幸好他带了微型窃听器,趁他俩没注意,丢在他俩的沙发下。  “他俩开始拥抱了,啧,啧,在接吻呢。”  我哼了一声:“他俩老吃老做了,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听听他们说了些什么。”  “山爷说今晚就睡在这里吧,才十几元,便宜。”  我惊呆了:“啊?山爷也太抠了吧?千里迢迢地到北京玩,和老情住浴室,这太对不起她了。下次还有谁跟他玩哪?”  “没下次啦,干核桃想回家了。”  我赞同道:“就是,好不容易偷着出来一次,好歹开个房,总不能在浴室里亲热吧。朱老夫子就知道好钢要用在刀口上,每次都到五星级宾馆开房,那氛围,那感觉,啧啧,才好呢。”  “哎呀!坏了,坏了!”过不好突然低声惊叫起来。  我被他吓得一激灵:“怎么啦?怎么啦?”  “几个警察进来了,我得避开些。哦,他们到山爷那边去了。山爷一脸尴尬,被警察拎起来了。警察指指天花板上的摄像头,山爷难为情地低下了头。大概他俩以为藏得够隐蔽了,别人肯定看不见,就想偷偷发泄一下彼此的欲火。哪知道大厅里按了摄像头,被值班的看到了,报了110。他俩被警察带走了!”  我一拍大腿,失声叫道:“夫子呀夫子,这下山爷可被你害惨了!山爷,你干嘛那么小气,开个房不就没事了么?这下子你们落到警察手里,我可救不了你们喽。你们骑驴看唱本,自己走着瞧吧。”     共 475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好
昆明的专治癫痫研究院
4款饮食食谱适合癫痫患者 患者可多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