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盘水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疯父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7:32:34 编辑:笔名

一、  孙戾知道他很久了。  不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孙戾很少注意周围的事情,就好像他一直都在那,只是原来很淡,然后一点一点的加深、变得清晰,如同PPT里面的淡入一样,自然而然,一点也不突兀。  孙戾次正眼看他的时候,是他正抓着孙戾大叫儿子。孙戾当时很不耐烦的推开他的手,然后抬起头来看到了他:“一条破旧且脏兮兮的黑土布裤子,蓝色工作服,同样破旧且肮脏不堪,灰白的乱发好像很久没有剪过。但是脸上和双手倒是很干净,除了——指甲没有剪,钻满了黑泥。此刻他沟壑纵横的脸上满是激动之色,那眼神,狂热的一看就不像正常人。  于是孙戾眼中立刻露出厌恶,他恶狠狠的骂了一句:“谁是你儿子?老疯子!”可他竟然跟在孙戾后面“儿子、”“儿子”的叫个不停。终于,孙戾火了,一脚把他踹到在地,然后饱以老拳。他一边惨叫着一边哀求着:“儿子别打我了!”“儿子别打我了。”听了他的话,孙戾怒火更胜,路过的行人不明真相,都纷纷指责道:“这人怎么这样!亲爹也这么打!”孙戾的脸有点挂不住了,他狠狠的向行人吼了一句:“关你们什么事!”转身离开。  这次疯子没有跟上来,他蹲在地上哭着,四周围了一大圈人。他们不停地指责不孝的孙戾;风声中传来他们的声讨。于是孙戾觉得连走路都太慢了,自己应该尽快的离开这里,于是他跑着逃走了。  其实孙戾本来不会和一个疯子见识,因为他不是一个喜欢麻烦的人,不喜欢麻烦的人轻易不会打人,但是父母是他的禁忌,任何人都不可以在他面前提起他们。孙戾这个名字是他自己取的,因为,他觉得自己心中充满戾气。  暴力起了作用,那老疯子再也没找过他的麻烦,每次见到她都躲得远远的,怯怯的打量他,如同一个弱者打量着一个强者。但是孙戾感觉很满意,谁愿意老是被一个疯子叫成儿子啊?    二、  孙戾惹麻烦了。  那天他下班,在往家里走的路上有两男一女迎面走来,走到面前的时候他们和孙戾撞在了一起,那个女的摔倒在了地上。她哎呀一声,既是摔的疼了,也是因为她手腕上的那只玉手镯被摔成了两半。于是那伙儿人不干了,他们气势汹汹的把孙戾围住,一定要让他赔偿手镯。孙戾看他们人多势众就想息事宁人,一个普通的玉手镯才多少钱?他不知道如果是真玉的话要一千多,于是他说:“好,我陪。”然后那几个人就说:“你拿一千块吧!”当时孙戾就下了一跳,对他们说:“多了点吧!”那几个人就乱糟糟的嚷起来:“我们这是翡翠的,一千块绝没向你多要!你要是不陪,咱就去找个地方评评理!”孙戾的头嗡的一下就大了,他脸红脖子粗的对他们说道:“你们刚刚就是故意撞过来的!还要我陪这么多?门都没有!”两言不和,大打出手;孙戾打不过他们,很快就躺在了地上。  这时从哪里传来一声大吼:“别打我儿子!”老疯子拿着一跟木棍就冲了过来把一群人撵了个鸡飞狗跳。有的人不怕正常人,因为正常人通常畏惧法律。但是会怕疯子,因为他不知道畏惧法律。于是那群人就被他吓跑了。  孙戾艰难的往起爬了两次,然后又摔倒了,索性就躺在地上。他望着小心翼翼的老疯子,看向他的脸说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他嗫嚅的发出一个声音,很小,但是孙戾听到了;他听见他在说:“儿子!”看着他那张不知记载多少沧桑的脸,孙戾突然想哭,狠狠的用衣服擦了两下脸,他对他说:“好!如果你不嫌弃我,那你就是我父亲了!”  没人知道孙戾的过去,他的名字都是自己后改的,因为他觉得自己心中充满了戾气。很小的时候,父母离异,他被判给了父亲;母亲丢下他去追求自己的生活了,从那以后再也没见过她;父亲性格很暴躁,经常打的他皮开肉绽。一开始他不会躲,自己的老爸,打了也就打了。后来实在忍受不了,于是就跑了出来,再也没有回去。  那时他不大,才7、8岁的年纪,一个这么大的孩子在社会上怎么谋生?他很傲,不肯到孤儿院,有人好心想要收养他,他什么话也不说的跑开;父母虽然不好,但是他们还在,一个人不可能有第二对父母。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度过这十年时间长到十八岁的,而且,他居然还上完了高中。  当老疯子再次叫他“儿子。”的时候,他哭了——他几乎没哭过,但这次他忍不住了,于是他跟老疯子说:“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父亲了!”  疯父亲几乎什么事都不记得了,只是认定了孙戾是他的儿子;他的精神有些不正常,有时候还很任性。比如有一次他对孙戾说:“你每天做饭都要去买菜太贵了,那些都是上过化肥、撒过农药的,我想吃你种的菜!”然后孙戾就说了:“我在哪儿种啊?”疯父亲说:“后院不是有个小院子吗?我看到荒的不成样子,就那里吧!”孙戾很不愿意干这些,就推脱道:“我们也吃不了多少,不如把园子让给邻居,我们想吃的时候要一些就行了!”谁知疯父亲一瞪眼:“不行!我就要吃你种的菜!你是我儿子!”  孙妄没办法,谁让他是自己捡来的老子?于是只好,捏着鼻子干了起来。他从来没做过农活,种子撒下长出的幼苗密的密、稀的稀;个个黄蔫蔫的,没精打采的样子。于是老爷子又不满意了,拿着一根枯黄的幼苗骂道:“这是你种的菜?没心似地,糟蹋东西!孙戾不耐烦了,他本来就是桀骜不驯的性格,现在之所以这么好脾气对待疯父亲,是因为心里有根弦触动了,但是毕竟是本性难改;难免暴躁。  愤愤地站起来,嘟囔了一声:“行了行了!我这辈子就没种过这些东西;长成这样已经不错了,你要看不下眼,那就自己来吧!”  说完,懒得再听他在耳边絮叨,推开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整整三个月,孙戾一直在为了生活奔波着;奔波本来就是他的生活,而家里又添了一口,他这奔波中更添了一些挣扎的意味;这么多年一个人在外面,结识了不少人;这也是他能上完高中的原因之一,但也为此欠下不少债,他要一点一点的偿还。  忙碌他并没有注意父亲整天都在干些什么,你要知道;当人习惯过一个人的生活的时候,突然间生活里多出一口,他也会不自觉的以为仍然是一个人的时候;尤其是当他忙碌到没有更多的思考时间。就只有由习惯来支配行为了。  秋天的时候,燥热渐渐散尽了;他也终于能够松口气了;这时父亲来到了他面前。说:“走!秋收去!”来到后院他深深的吸了口气,鼻腔中充满了蔬果的香气:“红色的番茄、绿色的扁豆、黄色的倭瓜……大而饱满的果实说明了它们受到良好的照顾;孙戾心中有了疑惑,他盯着父亲看了一阵,那双眼睛里却哪里有一丝浑浊?  他问:“你不疯?“  父亲说道:“虽然近十年没见,但那天我眼见到你,就认出了你;没想到你已经长这么大了当年你离开之后,我以为你会被好心人收养,或者冻死在哪一年的冬天里;于是我选择了流浪来惩罚自己;当我见到你过得很好,其实并不想在介入你的生活,但是我内疚!我需要做点事来偿还自己的罪过,可却没什么能给你的——我只是个老乞丐!而且,我这么老了,真的希望体会一下有儿子的感觉,于是;就装疯来到了这里……”  那个晚上,孙戾在外面呆了一夜,直到天亮才回来;回来之后,父亲不在家中。    三、  回头望了一眼笼罩在青色雾气中的城市,疯父亲叹了口气,扯了扯重新穿回的那身乞丐服,正想举步朝前走,却发现;前面出现了一个人。  “跟我回去吧!’孙戾说。  “你不恨我?”  “两父子,哪有那么多恩怨?”  太阳渐渐升出来了,有些清冷的晨寒,就这样在渐渐充足的阳光下消散了…… 共 292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扭转和哪些要素相关-
黑龙江治男科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的研究院